<output id="cid6c"></output>
  • <font id="cid6c"><xmp id="cid6c"></xmp></font>
  • <mark id="cid6c"></mark>
    <object id="cid6c"><noframes id="cid6c"></noframes></object>

  •  
  • 歡迎光臨西藏華泰龍礦業開發有限公司網站!
  •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關注 >

     

    海拔5300米,他們用青春抒寫最美華章

    時間:2018-10-16 16:54  來源:未知   點擊:

     采金人  2018年10月16日  吳安平/文

       一說到西藏,我們總能聯想到熱情的哈達、湛藍的天空、美麗的雪山、成群的牦牛、醇香的酥油茶、淳樸的西藏人民……在世人眼中,西藏總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很多人對它有著無限向往,又對它有著深深的恐懼。高寒缺氧、強烈的紫外線照射等惡劣的自然環境影響與之前的美好形成鮮明的對比。

       位于墨竹工卡縣甲瑪鄉的西藏華泰龍礦業開發有限公司露天采場,最高海拔5300米,最低4955米,晝夜溫差達20多度。就是在這樣惡劣的條件下,匯聚了一批為夢想奮斗的年輕人,他們來自五湖四海,相比于艷陽高照的內陸地區,十月的甲瑪礦區已經過數場大雪的洗禮,在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卻又寒冷刺骨。

    初上高原 誰的人生不迷茫

       露天分礦現有人員43人,現年32歲的谷寶平是露天分礦的礦長,相比同齡人更多了一些成熟和睿智,被紫外線曬得黝黑的皮膚,干裂的嘴角,但嚴謹的工作作風一直未受影響。

       入職9年,谷寶平以兢兢業業的工作態度出色的業績贏得了領導和同事的認可。來西藏工作的這幾年,讓谷寶平患上了嚴重的痛風,用谷寶平的話說,當痛風來的時候,想死的心都有,但是為了選擇的事業和父母妻兒,必須咬牙堅持。和剛來西藏的那股子沖勁一樣,惡劣的自然環境從未讓他的內心有過動搖。 

       “以前只是聽說,來到西藏,真真切切感受到高海拔帶來的高原反應時,感受又不一樣了,畢竟西藏高寒缺氧,長期在此工作,對人體負荷和消耗很大。”現為露天分礦副礦長的李繼華說道。 

       “幾乎每天晚上都睡不著覺,頭疼,有時候睡著了凌晨四五點就醒了,白天的時候鼻子里面還會出現血塊。”現為分礦安全組長的李博在談到入藏的感受時,話語中透露著一絲疲憊,仿佛回到了自己剛來西藏時的情景,說到最后卻依舊不忘笑了笑。

    堅持不懈 錚錚鐵骨不氣餒  

       與藍天白云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高原強烈的紫外線,對皮膚造成的傷害不言而喻。   

       “剛來的時候,手臂、臉被曬得很紅,而且一摸就很痛,臉頰和嘴唇時常被曬爆皮!”新入職的員工劉超說道,還不忘將袖子擼起來給筆者看。西藏的太陽不僅會將人曬黑,還會把皮膚曬壞……

       那你怕不怕?當筆者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劉超笑著說道,沒啥可怕的,既然選擇了這個工作,就一定會把他干好,這些外在因素都是可以克服和戰勝的,他的眼神中充滿著自信和堅毅。 

       按照公司整體安排部署,露天分礦每天為二期選礦廠提供銅鉬礦石35000噸,為確保供礦任務完成,露天分礦采取多項舉措,并制定了嚴格的規章制度。一是加強生產探礦進度,目前位于南坑露天采場的阿特拉斯反向循環鉆機進尺已從剛開始的年進尺2800米提升至2018年的7100米,生產臺階的鉆孔已加密至25*25米,為采供礦工作順利完成提供了強力保障;二是高度重視露天月度生產作業計劃的制定和實施,定期召開月度生產作業計劃協調會,及時傳達落實公司相關要求,集思廣益,對在生產及安全管理中遇到問題及時協調處理,確保月度計劃執行率在95%以上;三是積極做好部門之間的地質、測量、采礦、鉆機、安全管理等各小組間協調管理,明確職責分工,加強工作的主動性;四是緊抓安全工作不放松,露天采場海拔高,山高坡陡,每天上班前嚴格執行班前會制度,抽查三大規程及保命條款等規章制度,對施工單位通勤車輛、工程車輛進行點檢監督,每班配備三名安全員和一名現場管理員,對作業現場進行24小時監管,成效明顯。

       李博說,在這里感受最深的就是缺氧和華泰龍人的熱情,大家如兄弟般的感情早已戰勝了高原缺氧所帶來的不適,都盡心盡力干好本職工作。作為安全管理組組長,他感到肩上的擔子很沉、很重,  

       近2年來,露天分礦科學組織生產,不斷提高生產管理能力,逐步提高技術、安全、精細化管理水平。在月度生產作業計劃和設計上緊密結合采區現狀與生產要求,科學計劃、精心組織,并根據生產狀況進行動態調節,在確保生產及安全管理任務順利完成的同時,逐步提高露天作業管理標準。

    初心不改 誓用青春寫華章

       喜歡文學的何波曾寫過這樣一首小詩:“浮云半籠山萬重,纏綿佳期如一夢。今夜誰隨孤月影,流照關山戰高原?” 

       何波說,高原工作雖然辛苦,但是有一群聊得來的兄弟朋友,下班后一起聊聊天,也不覺得苦。他從一名普通員工成長為露天分礦中層管理人員,離不開華泰龍公司領導的培養和公司給予的發展平臺。    

       露天分礦干部職工的平均年齡在三十歲左右,他們中間有的已成家,有的還是單身,作為丈夫、父親和兒子,不能陪在家人身邊,他們的心里也很愧疚,但是讓他們欣慰的是,家人都非常理解他們的工作。露天鉆機班長張明方說,在生產安排緊迫的形勢下,他們會堅決的服從部門安排,想家人的時候,就通過手機視頻看看她們,緩解思念之情。在采訪中,筆者了解到,采礦技術員茍書洲說,父母催了他很多次,讓他回去相親,但是干工作就要有始有終,自身的工作沒干好回去心里也不踏實,是你的緣分跑也跑不了,不是你的強求也沒用。聽到這話,筆者不由的為這群小伙子豎起了大拇指。 

       海拔5300米的露天采場,有著離藍天和太陽最近的中國黃金人。崇高的使命和光榮的職責,讓他們以“缺氧不缺精神,海拔高境界更高”的黃金人意志和實際行動,在這個四季不分明、終年雪不斷、氧氣吃不飽的“生命禁區”默默堅守。  

       在那片雪域之巔,俯望蒼茫大地,他們的青春熱血灑在這塊圣潔土地上。不曾有過任何動搖,卻能在白晝交替時,唱出最嘹亮的高原之聲,抒寫最美的人生華章!

     

    ------分隔線----------------------------
    上一篇: 困難多上 榮譽多讓 西藏華泰龍有這樣一位廠長
    收藏    打印
    下一篇:企地合作讓甲瑪大地結碩果  

    八戒八戒www在线资源,97精品伊人久久久大香线蕉,国产特级毛片AAAAAA,亚洲综合天堂Av网站在线观看